煤价高企蚕食利润,华能国际半年亏30亿,债务压力巨大|看财报

公司分别于1994年、1998年、2001年在纽约、香港、内地三地上市,初期就筹集了大量资金并大力发展火电业务,建成了我国首座4台1000MW 的火力发电厂、首个2×600兆瓦级超临界直接空冷脱硫燃煤机组。2014年,公司开始大力发展风光等清洁能源。截至2022年6月30日,公司拥有可控发电装机总容量122199兆瓦,位列行业第一。

然而从去年起,华能国际业绩首次陷入亏损,2021全年亏损达102.64亿元,并且其亏损延续至今年上半年。公司7月27日发布2022年半年报显示,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168.69亿元,同比增长22.68%;实现净利润-30.09亿元,同比由盈转亏。

业绩亏损主要是受燃煤采购价格同比大幅上涨影响。公司称,上半年原煤采购综合价同比上涨41.20%,对火电业务利润造成较大影响。而火电盈利能力下滑的同时,公司的清洁能源发展也较为缓慢,目前还无法为其业绩提供支撑。值得注意的是,公司是典型的重资产企业,近几年由于加码清洁能源以及改善传统火电投入了相当多的资金,导致资产负债率长期高企,且短期偿债能力堪忧。

高煤价拖累利润

公司上半年营业收入大幅增长22.68%,主要得益于电价上浮,在现有政策框架内,其在中国境内各运行电厂平均上网结算电价为505.69元/兆瓦时,同比上升20.70%,已经达到了政策允许范围的最大值。不过增收却难增利,公司上半年巨亏30.09亿元,毛利率仅1.93%,同比下降11.35个百分点;净利率-3.34%,同比下降8.78个百分点。

虽然有疫情对用电量的影响,不过公司业绩亏损的主要原因依然是煤价同比大幅上涨。2022年上半年,国内煤炭价格处于高位,公司原煤采购综合价为840.27元/吨,同比上涨41.20%,导致其上半年境内火电厂单位燃料成本同比上涨50.49%,远超其电价涨幅。

其实不止华能国际,急速上涨的煤价大幅推高生产成本后,多家上市电企也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亏损。2022年一季度,国电电力(600795.SH)实现营收467.84亿,同比上升19.83%,但归母净利润10.56亿元,同比下降50.66%。华电国际(600027.SH)实现营收约为288.16亿元,同比下降3.98%,归属净利润约为6.17亿元,同比下降50.26%。

公司今年虽然盈利能力依然受燃料价格影响较大,但相比于2021年已经有所改善。从秦皇岛港动力煤(Q5500K)平仓价来看,2021年1月初,动力煤平仓价为595元/吨,而10月暴涨至850元/吨,涨幅高达42.86%。今年动力煤期货截至7月27日降至735元/吨,较去年出现回落,不过仍处于高位。

政策面上,今年2月国家发改委发布《关于进一步完善煤炭市场价格形成机制的通知》,价格司司长万劲松表示,“从目前阶段看,秦皇岛港下水煤5500千卡中长期交易含税价格在每吨570-770元之间较为合理,这也是行业普遍共识”,未来将综合采取措施,引导煤炭价格在上述合理区间运行。

同时,这也保证了合理区间内,煤、电价格可以有效传导。万劲松表示,目前,燃煤发电执行“基准价+上下浮动不超过20%”的市场化电价机制。这次完善煤炭市场价格形成机制,与燃煤发电价格机制相衔接,燃煤发电企业可在基准价上下浮动不超过20%范围内及时合理传导燃料成本变化。

综合来看,公司下半年火电业务盈利能力有望改善。其一,煤价管控政策频出下燃料成本端压力有望减轻;其二,疫情影响减弱叠加夏季温度较高,用电需求有望回升。据中电联预计,下半年我国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增长7.0%左右。

持续加码风电光伏项目,债务高企

2022上半年,公司分别新增风电、光伏装机2.0GW和1.2GW,清洁能源贡献的利润总额也从2021上半年的32.1亿元提升至今年上半年的39.5亿元,同比增长23%。不过目前其光伏、风电等其他业务占比较小,今年上半年虽然清洁能源利润总额有所上升,但依然无法支撑业绩,更不用说扭转燃煤板块带来的亏损。

数据来源:公司公告

近两年,华能国际对新能源的投资力度明显加大。从资本支出的绝对值上来看,公司对风光的投入有较大提升。2017年至2021年间,公司在风电和光伏项目上累计共投入936亿元,占总资本支出的55%。2021年公司风光资本支出达274亿元,占其总资本支出超60%,增长显著快于火电。而2022年公司继续大力加码风电和光伏,计划二者合计投入312.58亿元。

数据来源:公司公告

而除了风光新能源之外,“十四五”期间预计公司仍有较多其他资本开支需求,包括火电和技术改造等,公司表示虽然火电项目的新建速度将放缓,但短期不会停止,同时火电灵活性改造等投入可能也将上升。

从现金流来看,2021年公司构建固定资产、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达434.84亿元,今年上半年这个数字为146.36亿元,半年报显示公司的资本支出资金来源均为自有资金和银行借款。因此在自身亏损的情况下,大额资本支出不仅使公司负债高企,也导致其短期偿债压力较大。

截至今年6月底,公司有息负债合计达2944.07亿元,其中短期借款与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合计1124.76亿元,而目前公司账面货币资金只有155.83亿元。同时公司资产负债率75.06%,同比增加7.01个百分点,也达到近三年以来的高位。

实际上,巨额债务也侵蚀了不少利润。今年上半年,华能国际的财务费用为48.65亿元,同比增长16.15%,其中利息费用达51.06亿元,较上年同期增长19.89%。但其利息保障倍数仅为0.14,偿付利息的能力相当薄弱。同时,公司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较低,分别为0.49和0.41,可见公司短期偿债能力较弱。

华能集团曾在此前提出,作为集团旗下的核心上市平台之一,华能国际“十四五”期间有望新增新能源装机4000万千瓦。到2025年,公司有望实现风光装机规模5065万千瓦,新能源装机占比将从2020年的9.4%提高到32%,年均新增800万千瓦风光装机,“十四五”期间新能源装机复合增幅为36.6%。目前公司在建项目处于较高峰,照这个目标来看,公司对资金的需求量未来也不会减少,如果盈利能力和现金流无法提升,意味着资金压力或将加大。

尽管如此,公司股价在半年报发布后出现小幅回弹,并有多家券商机构维持对华能国际的“买入”评级。截至7月28日收盘,公司股价报6.95元。(本文首发钛媒体APP,作者/翟碧月 )